贷款逾期还能修复?花2万教你编故事骗银行…骗中骗!

  “就是因为我做了这一行,了解到真实情况,才不希望有更多用户被骗。”9月22日,用户李彦(化名)向北京商报记者坦言道。而李彦所说的“这一行”,正是近年来屡屡受到关注的个人征信修复。

  作为个人金融领域的“通行证”,个人征信在日常生活中的重要性逐渐凸显,这也让部分“有心人”看到了商机,帮助修复个人征信的中介机构在市场上活跃起来。而除了瞄准有需求的用户外,通过合作加盟收取高额的代理费也成为门道之一。李彦正是在这一情况下,成为了一名“个人征信异议申诉师”。

  代理费最高接近16万元

  李彦接触征信修复的时间并不长。据李彦介绍,2020年初,其在浏览短视频时注意到了一则关于“征信修复”的介绍视频,并对此产生了兴趣。经与视频发布方联系,在缴纳22800元费用后,李彦成为了河南致兴征信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致兴征信”)的一名代理商,并在中部地区的一个小城市开设了一家征信修复线下门店。

  而22800元代理费,是致兴征信加盟项目中的最低档位。李彦向北京商报记者展示的加盟合作材料显示,代理商分为个人、区域战略合作、二线城市、一线城市独家代理商等5个不同层级,对应的加盟费最低为22800元,最高则为159800元。根据所缴纳的加盟费,公司相应为代理商提供不同程度的服务内容。

  以李彦选择的22800元档位为例,公司可为其个人提供一对一、不限时的个人征信异议申诉师培训,同时赠送一个中级信用职业技能证书。可以个人工作室形式展业,不需要办理营业执照。

  而在其他价格更高的加盟中,除了培训名额更多外,代理商还可以被授权自行招募区域级别代理商和个人征信异议申诉师。同时,所有合作商和普通学员的终端业务(即“个人征信修复”)均可推荐给总公司,按收费总价的20%进行提成。后续若向总公司推荐个人征信异议申诉师学员,每个学员收费8800元,代理商可获20%的提成。

  “个人征信异议申诉师培训,实际就是通过已经产生逾期记录的央行征信报告,介绍基本情况并教你看逾期信息,如何填写个人征信异议申诉表、签订代理合同、与客户的沟通话术等,培训资料中均有提及。”李彦表示,而所谓的个人征信异议申诉师,实际上就是平台方打造的一个噱头。

  在李彦提供的培训材料中,北京商报记者注意到,对于与用户沟通中常见问题,“你这费用太贵了,还能优惠多少?”,回复话术则为“不能优惠,如果修复一条2000可以贷到20万,您觉得这个价格值吗。”

贷款逾期还能修复?花2万教你编故事骗银行…骗中骗!

  对于此类机构招收代理一事,易观高级分析师苏筱芮分析指出,成为代理商需要缴纳的不菲加盟费,很可能直接“打水漂”。首先此类所谓的征信服务公司是民营机构,并非监管批准的持牌征信机构;其次此类公司的“个人征信修复业务”处于黑灰地带,过往就曾出现过“打一枪换一个地方”的先例,不具备经营的可持续性;最后此类加盟费相关的分润或奖励规则均有可能产生不利变动,加盟商可能应对困难。

  加盟后问题逐渐暴露

  北京商报记者根据李彦提供的信息梳理发现,致兴征信当前共有四大业务板块,包括个人征信异议申诉、企业征信修复、AAA企业评级评价、信用职业技能证书的中高级培训和发证。区域级以上代理可从事全部服务内容。

  不过,有法律人士向北京商报记者指出,《征信机构管理办法》中明确规定,设立个人征信机构应当经央行批准。同时,《企业征信机构备案管理办法》中也提到,任何组织都不得采用加盟、代理、挂靠等方式从事企业征信业务。

  在上述法律人士看来,这也意味着致兴征信的信用生意存在诸多问题。北京商报记者了解到,征信修复实际上就是中介机构通过法律许可的“征信复议”渠道,通过假信息、编故事等手段欺瞒银行,最终达到消除不良征信记录的目的。但由于不具备开展个人征信业务的资质,当前市场上开展征信修复的相关机构均属于违规展业。

  对于致兴征信开展个人征信修复的资质问题,李彦坦言,在接触致兴征信前,并不知道开展个人征信业务需要持有征信牌照。“也是在从事这一行之后,才逐渐了解到这些信息,当前业内仅有2家征信公司合规开展个人征信业务,而征信修复本身就是一个伪命题,央行征信系统中不存在征信修复这一说法。”

  李彦表示,尽管不具备从业资质,但通过经营许可范围、企业信用修复等模糊概念已经是行业内常规操作,致兴征信也是如此。“普通用户很难明白,经营许可中包括‘个人征信修复’业务,并不意味着合规展业,相关业务仍需要监管部门进一步批准。”

  除了不具备从业资质这一“硬伤”外,缴纳加盟费后成为代理商的李彦也逐渐发现了更多问题。在李彦看来,致兴征信的另一业务板块――信用职业技能证书,一方面是为了凸显“专业性”吸引更多用户,另一方面则在于收取高额费用。

  根据致兴征信介绍,各级代理均可免费赠送一份中级信用职业技能证书,该证书在“信用培训在线”网站的价格为4600元/人,高级证书则为5800元/人。若代理商推荐学员参加培训,分别可获得1000元/人、1500元/人的推荐奖金。

  “入行以后才知道,致兴征信等机构在对外宣传中提到的监管单位认可,实际上发起方均为社会性组织,其社会认可度也大打折扣。大家都能明白,用钱就能买到的证书能有多少含金量呢?”李彦指出。

  勿被收取“智商税”

  李彦告诉北京商报记者,当前在短视频、论坛等公开平台,仍有不少注册公司主体以讲解征信修复知识、逾期处理方案等名义,吸引用户并招收代理商。但在对外沟通中均会存在隐瞒事实、夸大回报的情况。

  “面向普通客户着重强调逾期危害和专业修复,面对代理商则着重宣扬市场前景和高额回报,尤其是在四五线城市,用户获取信息不及时,对于该部分就容易上当受骗。”李彦表示。

  不具备从业资质、花钱就能“持证上岗”,中间还存在大量虚假信息,这也让李彦感到失望。“从事征信修复工作以来,我也关注到不少围绕个人征信修复骗局的案例,也不想让更多人掉入这一骗局。”

  零壹研究院院长于百程分析指出,在数字经济时代,个人信用的重要性日益凸显,信用状况可以影响个人信贷、透支消费、工作岗位等,由此催生了信用修复需求。但对于信用信息的异议和投诉,《征信业管理条例》中也做出了明确规定,用户可按照要求向相关机构进行胜诉。

  于百程强调,当前市场上的各类机构多通过包装、伪造信息等方式来实现个人信用修复,不仅违规个人征信业务,还可能涉及其他违法违规行为,个人需要谨慎对待。同时,修复过程需要填写大量个人信息,容易造成新的风险,更建议用户通过按期还款守信等方式慢慢改善个人信用。

  苏筱芮则提到,征信市场乱象频出,大量打着“征信”旗号的非持牌机构甚至诈骗分子骗取金融消费者钱财,这从侧面也反映了个人信用信息的维护、处理业务存在较大的市场空间。

  苏筱芮建议,对以个人征信等名义实施诈骗的行为加大打击力度,通过树立一批大案、要案典型以震慑市场,此外也要加强对普通金融消费者的普及教育,树立守信意识,通过正规方式与持牌金融机构取得沟通联络,避免被收取“智商税”甚至被诈骗钱财。

  此外,对于征信修复业务线下如何获客、真实收益如何,北京商报记者将进行后续报道。